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哈薩克斯坦法律鼓勵仲裁有效性

哈薩克斯坦作為中國重要的鄰國及“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合作伙伴,歷來與我國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有著緊密聯系。近年來,哈薩克斯坦一直在加強法治建設,其中也包括仲裁制度。“熟知哈薩克斯坦仲裁制度,對中國企業赴當地投資合作具有重要意義。”德恒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張振利表示。

據了解,哈薩克斯坦仲裁院進行仲裁活動的法律依據主要是2016年出臺的《仲裁法》。此外,《民事訴訟法》《投資法》及《產品交易法》也是哈薩克斯坦仲裁活動的重要法律依據。《仲裁法》第一條規定:本法適用于通過仲裁方式解決因自然人和(或)法人參與的民事法律關系產生的爭議,無論其爭議主體的住所地或所在地是在國家境內或境外,如果哈薩克斯坦共和國法律未另做其他規定。“可見,現今的哈薩克斯坦仲裁制度在解決糾紛時已不再區分國內糾紛或國際糾紛。”張振利說。

哈薩克斯坦仲裁機構分為常設仲裁機構和臨時仲裁機構。常設仲裁機構由自然人和法人設立,并具有仲裁規則和仲裁員名單。臨時仲裁機構由爭議當事人設立,且僅存續至雙方當事人爭議解決完畢或將爭議訴諸法院。仲裁庭審通常根據爭議一方或雙方的申請來啟動。常設仲裁庭庭審自仲裁機構收到仲裁申請的10個工作日內作出是否受理爭議的決定,而臨時仲裁庭庭審則自被告收到仲裁申請之日起啟動。仲裁庭可以組成合議庭或由獨任仲裁員審理爭議。仲裁員的選任可由雙方協商或根據仲裁機構的規則進行。如果雙方對仲裁員的選任未能達成一致,則由爭議雙方各選任一名仲裁員,再由這兩名仲裁員共同選任首席仲裁員。仲裁庭通常依據仲裁機構的仲裁協議或雙方達成的協議審理爭議。仲裁庭庭審地點亦可由雙方協商或根據有利于雙方的地點進行審理。

哈薩克斯坦法院一般尊重當事人意志,鼓勵仲裁的有效性。觀韜中茂律師事務所律師姚一純舉例說,一家哈薩克斯坦公司與一家大型國際原油公司簽訂服務協議后產生糾紛,哈薩克斯坦公司依據該服務協議中的仲裁條款和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UNCITRAL規則)提請臨時仲裁。該仲裁條款約定,如爭議標的低于500萬美元,則仲裁庭應由一名仲裁員獨任組成;如高于500萬美元,則仲裁庭應由三名仲裁員組成。在提請仲裁時,哈薩克斯坦公司主張的金額超過500萬美元,因此雙方依據仲裁條款和UNCITRAL組成了三人仲裁庭。哈薩克斯坦公司變更仲裁請求,將主張的金額降低至500萬美元之下,并要求將三人仲裁庭變更為獨任仲裁庭。國際原油公司未同意該變更。

此后,哈薩克斯坦公司向當地法院申請了臨時措施,要求法院出具禁止令,要求三人仲裁庭停止對原仲裁請求的審理。法院支持了哈薩克斯坦公司的請求,認為盡管哈薩克斯坦《民事訴訟法》并未直接規定法院有權禁止平行仲裁程序,但基于其臨時措施的一般規定,若法院認為不禁止平行仲裁程序會導致仲裁裁決后的執行過于復雜甚至無法被執行,則法院有權作出禁止平行仲裁程序的臨時措施。

姚一純認為,哈薩克斯坦法院支持哈薩克斯坦公司是基于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既然當事人約定仲裁庭的組成應當根據提出仲裁請求的一方所主張的金額而定,那么當主張的金額發生變化致使仲裁庭的組成也應當發生變化時,依據原主張金額而確定的仲裁庭自然也喪失了管轄權。

此外,仲裁裁決的承認與執行是仲裁制度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如果在仲裁裁決中未規定執行期限,仲裁裁決應當立即執行。如果仲裁裁決未被爭議當事人自愿履行,則當事人有權依據哈薩克斯坦法律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但在當事人申請強制執行仲裁裁決前,應當先申請法院承認該裁決。

“通常,法院基于下述情況往往拒絕承認與執行仲裁裁決:仲裁協議依據爭議當事人所屬國家法律或仲裁裁決作出地法律是無效的;仲裁協議的一方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仲裁庭的組成或仲裁審理程序不符合仲裁協議或相關法律的規定;仲裁庭對未列入仲裁協議的事項進行裁決等。”張振利強調,企業一定要對此引起重視,保證仲裁裁決得到有效承認和執行。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国外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