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美俄“斗氣” 勝負已定?

美國能源部長里克·佩里日前在一場記者會上說,制裁“北溪—2”項目的法案不久將交由美國國會審議。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援引俄羅斯能源部長亞歷山大·諾瓦克的話稱,俄羅斯方面早已知道類似法案正在起草,“讓我們就行動作出回應,而不是言辭”。

諾瓦克向媒體透露,“北溪—2”項目正依照既定日程推進,他現在不會討論“風險”。現在就俄羅斯與多個歐洲國家合作的“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可能遭遇制裁作出回應為時尚早,這一項目正如期推進。

據了解,“北溪—2”項目旨在鋪設從俄羅斯經波羅的海海底到德國的一條天然氣管道,繞開烏克蘭,把俄羅斯天然氣輸送到德國,繼而送往其他歐洲國家。項目計劃2019年完工,屆時,俄羅斯每年可向德國輸氣550億立方米,可滿足歐洲10%的天然氣需求。

美國正在利用自身優勢和外部環境向歐洲推銷自身油氣資源。

一方面,數據顯示,美國是全球最大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國,與俄羅斯在歐洲市場有競爭關系。美方視“北溪—2”項目為俄羅斯試圖擴大對歐洲國家影響力的手段,多次呼吁俄羅斯以外的“北溪—2”項目參與方退出,威脅對參加項目的歐洲企業采取制裁手段。

另一方面,有部分業內人士認為,中國是全球天然氣消費大國,預計將在未來幾十年有更強勁的能源需求增長,只要美國出口商保持足夠低的運輸成本,一旦俄羅斯將能源出口重點從歐洲轉移到中國,美國在歐洲就有很大的機會。

對此,中國社科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姜毅在接受《中國貿易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經濟領域看,美國和俄羅斯對歐洲的能源供應主要競爭領域在天然氣市場,事實上現在還沒有跡象顯示俄羅斯向東部輸送天然氣會沖擊向歐洲輸送天然氣的能力。

“盡管從預判來講,俄羅斯如果再持續擴大向東輸送,會對歐洲能源供應產生一定影響,但現在這種跡象并不明顯。”姜毅說。

“雖然從2017年起,美國已經開始向歐洲一些國家運輸天然氣,但是這樣的商業行為目前并沒有成為歐洲主要的天然氣來源。短期內還看不到美國在歐洲天然氣供應上的競爭力。”姜毅告訴記者,美國運往歐洲的天然氣更重要的意圖可能還是政治方面,試圖以此來向歐洲國家傳達一個信息:若沒有俄羅斯的天然氣供應,也可從美國進口。

姜毅認為,目前,在歐洲能源供應方面,俄羅斯具有絕對優勢,俄羅斯與這些歐洲國家已經建立了公共網絡體系,不管是在歐洲國家進口能源所占份額還是價格等各方面都更具備競爭力。美國與之相比,沒什么太大優勢。

“另外,美國目前采取液化天然氣的方式出口天然氣,而液化天然氣與俄羅斯所采取的管道天然氣相比,不具備優勢。”姜毅補充說,液化天然氣一是價格高,二是從供應的穩定性和長期性來講,不如管道天然氣功能穩定和順暢。

據了解,俄羅斯運輸到歐洲的天然氣大多都要經過烏克蘭的管網,存在一定的供氣安全風險。近些年,俄羅斯正在改變這種局面,已經修建或者正在修建的亞馬爾—歐洲管道、藍流管道和北歐管道等,這些管道的走向都不經過烏克蘭,有的甚至不經過任何第三方國家。

姜毅說,如果“北溪—2”項目開通后,俄羅斯的天然氣出口成本未必有大的減少,原因是天然氣上岸后并非全部運往德國,有一部分出口至其他歐洲國家,且須考慮管道建設的前期費用。“它最主要的作用在于解決原有天然氣管道老化問題。俄羅斯若要對先前的管道改造,需要投入不少物力、財力、人力。由于目前俄烏關系較差,俄羅斯在烏克蘭進行管道現代化改造實際上是一件很難做到的事情。”

天然氣的運輸安全是歐洲國家普遍關心的問題。姜毅強調,“北溪—2”項目優勢在于,可使俄羅斯出口到歐洲的天然氣減少受到國家間資源政策的影響,德國等國家也將不用擔心俄烏交惡導致天然氣斷供。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国外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