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大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小股東如何維護權益?(1)

 

商法中心史平輝

在股東資格確認糾紛類案件中,因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而導致的股東資格糾紛數量眾多。根據我國《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17條的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或者抽逃全部出資,經公司催告繳納或者返還,其在合理期間內仍未繳納或者返還出資,公司以股東會決議解除該股東的股東資格。”該規定賦予了已經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以股東會決議的形式,解除未履行出資義務股東的股東資格。如果未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并非是控股股東,此類解除股東資格的股東會決議比較容易通過。但如果公司的控股股東未履行出資,小股東提議召開的股東會決議又沒能獲得控股股東簽字通過,小股東如何維護自己權益?對此,《公司法》及司法解釋并無明確規定,上海市一中院審理的一起案例為司法實踐解決該問題提供了思路,并得到了實務界廣泛認可。

本案大致案情如下:2002年,A公司成立,注冊資本為1000萬元,股東為B公司和C公司,分別認繳出資300萬元和700萬元,分別占股30%70%A公司成立后,C公司以往來款的名義抽回了700萬元出資。20138月,A公司及B公司向C公司發函催促補繳出資,C公司以其已履行出資為由拒絕補繳出資。201310月,A公司向C公司發出召開股東會的通知,并于11月份召開了股東會,討論因C公司未履行出資解除其股東資格的事宜。B公司和C公司均參加了股東會,會議決議解除C公司股東資格,C公司不同意該決議,未在股東會決議上簽字。

    隨后,C公司向浦東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撤銷這份解除其股東資格的股東會決議,認為C是公司控股股東,持股70%,該股東會決議并未經C公司簽字同意,A公司不可據此解除自己的股東資格。法院判決認為,因本次股東會的議題涉及解除C公司的股東資格,如果由C公司參與表決,則本次股東會的召開并無必要,表決也形同虛設,不符合《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的初衷。據此,浦東法院認為,為了維護公平誠信的基本原則,此種情形下應當借鑒上市公司董事會決議程序中的回避制度,要求C公司就表決事項進行回避。該判決得到了二審法院上海一中院的認可。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国外彩票大奖